原標題:樂視網繼續跌停,新主攤牌后的年報會否“一次出清”?

  作者:濟美 王娟娟 

  1月29日早盤,樂視網復牌后的跌停仍在繼續,市場擔憂融資盤、股權質押風險正待引爆,而下一步上市公司會交出一個什么樣的年報,將對“抄底客”帶來巨大的心理壓力。

  2017年陷入危局的樂視網前三季度巨虧16億,尤其是新主入主后的第三季度爆出巨虧十億。年報預告將至,樂視網全年虧損已無懸念。在孫宏斌承認未料及關聯欠款無法償還、“愿賭服輸”、經營受賈躍亭信用影響的背景之下,新樂視第一年年報,會否爆出超出正常營運的巨虧,會否將此前市場普遍質疑的關聯占款、無形資產、長期股權投資、歸母凈利潤等眾多資產泡沫,一一擠破,引發市場關注。

  75億關聯欠款、86億無形資產、20億TCL投資、數百億有可能累及上市公司的關聯債務,樂視網的資產水分使得賈躍亭丟給孫宏斌的資產負債表嚴重不平衡。無論是應收賬款,還是長期股權投資、無形資產,如若不能一次性出清資產風險,擠掉資產水份,樂視網除非經營上出現奇跡,否則未來即便殫精竭慮,開源節流,也彌補不了往年累積的成本藩籬,未來數年再多的利潤,不過是為賈躍亭作嫁衣,為上市公司掩蓋傷疤。

  更有投資界人士擔憂,因現有的,或者曾經的,非全資控股子公司,甚至是表外替樂視網承擔虧損的關聯公司,一旦法律上追究樂視網作為控股股東掏空子公司,補貼母公司的責任;追究樂視網與賈躍亭旗下關聯公司經營的連帶責任,不排除樂視網在財務上存在確認巨額或有負債的風險。

  政策上,創業板連續三年虧損,不設ST過渡期直接退市的規定,給樂視網出清潛虧風險的時間,只有兩年,樂視網會選擇在2017年年報中“洗個大澡”,從而在新的一年重新輕裝上陣嗎?

  關聯欠款會不會巨額計提?

  巨額計提壞賬的預防針,樂視網沒少打。

  1月24日復牌前夕,在發布的公告中特別提示,關聯方欠款不能有效償還,已導致公司現金流極度緊張、經營困難各類收入下滑、融資成本加大。關聯方應收款項存在部分回收困難,使得公司存在2017年度計提大額壞賬準備的可能。這些因素導致樂視網2017年經營業績存在大幅下滑的風險。

  再早一天的樂視網重組失敗說明會上,孫宏斌承認投資樂視網之前,對嚴重的關聯交易問題知情,但錯判之處在于,關聯方欠上市公司的債務無法得到有效償還。他還回應稱“人有時候要敢叫日月換新天,有時候也要愿賭服輸”,顯得分外灰心。

  2018年開年,樂視網第一件事,就是更換會計師事務所。1月9日晚間,樂視網公告,以考慮公司業務發展和未來審計的需要為由,解聘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改換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擔任2017年度審計機構。在2016年年報中,因關聯交易大量增加所帶來的應收賬款回款風險,信永中和對樂視網審計報告中特別標注“強調事項段“,從而”出具了“非標”的審計意見。

  再早前樂視網向市場曬出了巨額關聯欠款賬單——截止2017年11月30日(未經審計),上市公司與賈躍亭控制的關聯方之間形成大量應收賬款、其他應收款、預付賬款等。公司關聯欠款余額達到75.31億元,截至樂視網復牌前,實質性解決的不足1億元。

  這75。31億元關聯欠款涉及樂視系關聯方50余家,其中主要包括樂視智能終端25。83億元、樂視移動智能9。93億元、樂視電子商務5。66億元、樂視控股4。86億元、樂視手機電子商務4。41億元等。據此計算,到2017年11月末,僅上述五家賈躍亭關聯公司的應收賬款、其他應收款等就有50。69億元。

  不過,2017年中報的2.4億元資產減值損失之中,應收賬款壞賬準備僅8030.7萬元。樂視網稱,對信用風險特殊的,按一般賬齡分析法計算不能真實反映其可收回程度的,將根據其未來現金流量現值低于其賬面價值的差額,計提壞賬準備。

极速分分彩  “那時候(2017年年中),融創或許對賈躍亭還債還抱有期待。”上海一私募投資總監認為,但現在賈躍亭人在國外,資產被凍結,和融創在還債上也有分歧,這讓樂視網有充分理由對關聯欠款大額計提壞賬,孫宏斌也很有可能選擇讓樂視網一次性釋放舊賬風險。

  “只要有足夠理由證明應收賬款很可能無法收回,會造成損失,可以合理進行大額計提,額度較大的話,只要審計機構和公司董事會通過就可以。”一位專業的審計人士也認為,樂視網很可能在2017年年報中一次性“虧到底”,進行巨額減值準備,尤其在應收賬款方面,計提的理由充分,不會存在大的障礙。

  A股最著名的巨額計提此前發生在四川長虹身上,2001年到2003年三年期間應收賬款凈增32億元。2004年新掌門上任,對應收賬款和存貨等一次性計提37億元的減值準備,由此造成四川長虹當年巨虧。一次計提的紀錄會被改寫嗎?

  注水的無形資會否打回原形?

  樂視網爆出資金危局前后,網絡上替樂視網算賬、擠水分的財務專業文章不少,樂視網無形資產攤銷方法是被詬病的焦點。

  樂視網的無形資產,主要包括影視版權,系統軟件,非專利技術。根據樂視網報表附注,三者的攤銷方式基本一致,均按授權期限或合同受益年限,按直線法進行攤銷,若授權期限或合同受益年限不定,則按10年期限進行直線法攤銷。

  專業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影視視頻內容行業的營收特性是,流量和以此帶來的會員繳費、廣告收入及版權分銷收入,集中在該版權授權發布頭一年,隨著時間的推移,流量將以斷崖式曲線急劇下跌,按照會計準則收入配比的原則,視頻網絡應該采用加速攤銷的方式攤銷影視版權。

  比如優酷早在2011年就已改直線攤銷為加速攤銷法。根據優酷對累計的流量變化數據的監測數據,如版權期為5年,第一年攤銷50%左右,第二年攤銷25%,第三年攤銷12%,加速版權成本攤銷,以匹配視頻內容行業特殊的收入與成本匹配曲線。

  2017年中報顯示,樂視網無形資產原值132。49億元,其中影視版權占據80%的比例,達到104。78億元,但無形資產累計攤銷只有33億元,其中影視版權累計攤銷29。71億元。無形資產攤銷比例只有25%,其中影視版權的攤銷比例也只有28%。一旦改變攤銷方式,則至少數十億計的資產水分將被擠出。如果新樂視2017年年報不改變攤銷方式,意味著未來每年都要實現足夠多的利潤來覆蓋高昂的“虛增”成本。

  2017年以前,舊樂視每報告期末的無形資產賬面價值都在增長,這表明在直線法攤銷的背景下,每年采購影視版權的數量以十幾至幾十億的增量在擴充規模。另外,至少在能觀察到的2017年前三季度,新主入駐后,樂視網資產減值的計提,并未見大手筆“洗澡”的跡象。專業人士認為,未遵循謹慎性原則和收入配比原則進行無形資產攤銷,直接導致的是樂視網毛利率虛高。

  2007至2012年,樂視網銷售毛利率從未低于40%,2008年銷售毛利率甚至接近80%。而優酷等視頻網站的毛利率約在22%左右。

极速分分彩  隨著視頻內容的時間流量曲線發揮作用,以及樂視超級電視加入樂視網體系,樂視網毛利率自2013年開始,開始急劇下滑,20013年下滑至29%,2012年,毛利率再跌去一半,不到15%,此后便圍繞15%左右震蕩。2017年樂視資金鏈危機爆發,2017年前三季度營收同比下降三分之二,毛利率也變成-16%。

  需要厘清的是,盡管毛利率出現斷崖式下跌,并不表示有關毛利率、固定成本、無形資產的風險已經出清,合并報表149億凈資產中,86億無形資產占據了大半壁江山,這些投入已經發生、成本已經沉沒的資產,又能給樂視網變現多少流量,帶來多少會員收入?

  2017年三季報,樂視網期末無形資產賬面價值,一反增長態勢,首現維持態勢。2017年中報顯示,6月末公司無形資產總額為86。28億元,而三季度為86億元,無形資產第一次剎住了車。由于三季報披露的信息有限,無形資產分類明細數據未公布,因此無形資產剎車是否由于影視版權采購規模減少,還是計提減值準備增多,又或兩者兼而有之,不得而知。

  雖然尚未有公開信息或證據顯示樂視網將改變無形資產攤銷方式。但資產被注水的情況已經發生,影視版權瘋狂燒錢的趨勢已被遏止,那“愿賭服輸”的新主還會將問題掩蓋到將來去解決嗎?

  已剝離虧損資產可能繼續拖累樂視網

  樂視網的關聯交易數據、與賈躍亭的資產交易行為等跡象表明,不管是在新主入主之前還是之后,樂視網作為樂視電子商務的控股股東,直接操縱和控制了原非全資子公司——虧損大戶樂視電子商務的經營。

  梳理樂視電子商務2016年末剝離樂視網合并報表前后的有關財務數據和賬務處理,樂視電子商務的8個億的虧損(2016年末凈資產-6.7億元),并未承擔。按會計準則,15%的持股比例按成本法核算長期股權投資,所以樂視網持有的該部分長期股權投資,沒有按照市場公允價值和實際經營成果調整賬面,也即,樂視電子商務的虧損,從來沒有在樂視網的報表中反應出來。

  剝離后的半年時間,該公司繼續虧損3億元,2017年6月30日,該公司凈資產-9.7億元,這表明新樂視可能沿續了舊樂視將樂視電子商務作為承擔樂視網虧損的道具的策略。一旦樂視網被樂視電子商務的債權人認定,存在前者對后者的控制和濫用股東權利,則樂視網可能需要100%為承擔樂視電子商務近20億的債務。

  錦天城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王佑強律師解釋稱,如果樂視網利用控制權地位,與子公司之間進行非正常交易,比如以遠高于市場可比公允價格的高價銷售給子公司產品或者其他關聯利益轉移等情形,導致樂視電子商務出現虧損狀態甚至造成資不抵債的,債權人可以訴諸基于《公司法》的“刺破公司面紗”制度,要求樂視網對樂視電子商務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與樂視電子商務類似的關聯公司,還有樂視系的另一家虧損大戶樂帕營銷,前者為樂視終端線上銷售平臺,后者為樂視終端線下銷售平臺。諸如此類的,與樂視網曾有過母子關系、或者僅僅是關聯關系的公司,會否因切割不清最終將新樂視拖入賈躍亭的債務泥潭,仍不得而知,法律意義上和財務意義上,新樂視因賈躍亭對該類子公司或關聯公司的對外負債不能償還,從而在控制關聯上,和業務關聯上被追究連帶責任的巨額或有負債風險,仍未解除。

  長期股權投資6億潛虧何解?

  除上述各項資產,市場分析人士同樣還記得2015年上市公司的一筆交易,當年“不差錢”的樂視網通過旗下子公司樂視致新大手筆投資了TCL多媒體(HK。01070)的一筆股權,收購溢價達到50%。

  收購該筆股權交易的動議始于2015年9月,2015年12月,TCL集團發布公告,旗下控股子公司TCL多媒體與樂視網旗下控股子公司樂視致新簽訂《股份認購協議》,樂視致新投資約22。68億港元(約合18。71億人民幣),以6。5港元/股的價格認購TCL多媒體新股34885萬股。投資完成后,樂視致新持有TCL多媒體約20%的股份。

  不過,截至2017年最后一個交易日,TCL多媒體收盤價為3.90港元,較6.50港元/股的收購價跌去40%。

  然而,無論是2015年年末,還是2016年年末,我們都沒有在樂視網的年報看到有關這筆長期股權投資的減值或計損。

  TCL多媒體在樂視網合并報表賬面上的長期股權投資

  然而,假如樂視網改變持有目的,繼而改變該筆資產的核算方式,比如改成按可供出售金融資產核算,則該可能將影響樂視網凈資產規模6億元左右。又或者上市公司選擇像賈躍亭拋售酷派股票一樣,出售TCL多媒體股票,則該筆浮虧將實打實增加約6億元左右的虧損額。對于TCL多媒體的這筆股權,舊樂視采用了權益法核算,即,根據TCL多媒體實現的利潤,按相應持股比例調整賬面價值,而不是根據財務報告時點的股價來調整賬面價值。這表明,該筆投資的浮虧,從來沒有顯現在財務報表上——既未通過調整投資收益,將浮虧計入凈利潤;也未通過調整資本公積,將浮虧計入凈資產。

  即便不改變持有目的,樂視網也可能通過對該筆股權資產作減值測試,并通過計提減值準備,來一次性釋放和暴露風險。新主進入后的樂視網,第一份年報會怎么做?